其實前面都是舖敘,最後這篇才是真正的事件。

在此,還是要跟各位深深的致歉,
阿凱雖然知道廠長是通緝犯,還是把他帶進了ptt這個市場來。
雖然在幾個月前,就嗅到了狀況不對,但還是放任事態發展。

畢竟面對的砲火隆隆,我不把事態完全說清楚,
一般鄉民只會聽信廠長的一面之詞,認為他是位受害者,都是我在施加壓力。
事實也證明,我最早提供訊息的澄清文,也是被支持眾攻擊的很慘。

而現在發表這些文章之後,廠長與夫人絕對人間蒸發,
我不插手這些事情也照樣會發生,但在一般客戶的認知裡,
也難免會認為「如果阿凱沒有做些什麼,就不會有這結果了」。

因為一時心軟顧念情誼,沒有直接報警把他逮進去,
無故增加了後續這麼多的受害者,阿凱衷心感到萬分致歉。

* * *

故事是這樣的,五月底的時候,廠長突然跟我聯絡,
建議我要開個廠房,技師跟錢都不是問題,非常神秘的樣子。

Screenshot_2014-10-05-16-18-34
Screenshot_2014-10-05-16-19-01

後來廠長親自跑來阿凱家談話,言語間表明想將大山廠讓給我們的意思,
不需要我們額外出錢,抵扣的是他欠我們的舊債,
他自己則是會上台北,在鶯歌三峽那裡另尋廠房。

站在阿凱這裡的立場來說,確實有間廠房在整理車上是優勢,
能夠帶給客戶更多的服務,一邊修車一邊賣車,也降低週轉風險。
何況,說句直接點的,那欠債拖著他也不會還,
就算一間廠房連同器材都抵給我都還不足,但有也總比沒有好。

於是,就先口頭答應了下來,靜待他的三十張訂單整理好。

(嘿,我如果要眼紅攻擊的話,應該這時候就要做了。)

直到了七月,才接到他的電話,跟我說技師都跑光了怎麼辦?
我才開始覺得是不是有問題存在,否則不可能全部都走光。
在五月到七月之間,阿凱也完全沒有去探聽詢問過大山廠的狀況。

但是,不需要阿凱去探聽,人家就報消息來給我了。
從上游買車、台北編皮椅、桃園買避光墊、中壢貼隔熱紙、
頭份定位、買輪胎,材料行都問我:「阿凱,你要去接大山廠喔?」

而且言語中的感覺,是「接手」,而不是「頂讓」。

阿凱就探聽了一下狀況,才驚覺大山廠的財務狀況愈來愈嚴重,
積欠頭份材料行二十幾萬,欠苗栗材料行三十幾萬,都半年以上;
欠mobil機油十幾萬,還掉了一部份,現在還欠八萬多;
欠每位技師都十幾萬的薪水,也難怪大家都跑光。

就我所知道的,包括跟大金主借的五百萬,以及貸款德的三百萬,
還有我的70萬,以及零零總總,我的關係能夠知道的欠款,
加總起來己經突破千萬元的負債

這還不包括幫客戶賣車,賣出後沒有給車主車款,
(發生不只一次,還被人找兄弟來上門討債過。)
以及客戶退車,沒有還款給他的問題;
當然,預訂車付頭款,也是沒有算進去的。

大概七月的時候,債務狀況己經嚴重到,
必須要拿新訂客戶的訂金,才有辦法整理舊訂客戶的車

那麼,阿凱怎麼敢去接廠呢?因此就自己尋找了另外的廠房。

為什麼七月多那時候的車,整理了一個多月才有辦法交車呢?
因為光引擎拆下來,就放在那裡20幾天,沒有材料可以換上去,
就連單純買引擎的材料,也是分了三次,陸續補上的。

七月、八月,這二個月廠長都沒有收到新的訂單,所以沒能有進度。

因此九月初的時候,先po了「告別PTT」的文章,
再下週,就徹底改變之前的做法,變得跟阿凱一樣部份整理,
部份整理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沒有足以購買材料錢的週轉金。

同時,把整理的部份避而不談,
刻意強調未整營業車的低價,壓低車價來吸取眾多的訂單,
並且要求客戶,必須要付訂八成以上的車款,才願意接單。

這是其中一個狀況,但是其他人不知道的狀況呢?

所以阿凱在PTT版上發表了文章,一面澄清一面提醒。

#1K9OiEwk (CarShop)
http://www.ptt.cc/bbs/CarShop/M.1411746574.A.EAE.html

裡面就有提到其他狀況。

尤其是大山廠己經撤廠的訊息,曾被短短公佈之後又刪文,
用的原因是覺得整理太累,改由配合廠負責維修部份,大山廠只當展示中心。
但就我所知的,廠長是不想再續住的狀況,而在我澄清文貼出的那時間點,
他廠裡面的傢俱器材,差不多也都全部清空,根本就不是「展示中心」。

來,我們回頭來審視當時的狀況:

一、無預警地撤廠,工具、器材,甚至家具,全部都搬空。

二、突然大幅改變原本做法,只做最基本的整理,
  壓低到不合理的價格,在我眼裡是賠錢在賣,
  吸收大量訂單,並且每張訂單都要求八成以上頭款。

  但是七月時就己經要靠新訂單才能整理舊訂單,
  剛改變做法的時候,也還有舊訂單還沒有處理完畢。
  舊訂單未消,新訂單又接了十幾台,每台車都收訂20萬以上,用意是?
  這累積的頭款總額,又是多麼龐大的數字?

三、上游同行積欠的太久,至少都有半年的時間,
  弄到苗栗地區大家都知道,有基業的保修廠都不想接他的單做。
  各方債主都在追,他的壓力到了一定的程度。

四、主打「全省巡迴」,到南北踩點埋線。
  在苗栗業界中私下討論,都認為他是要換個區域重新再來過。

這四項重合,再加上通緝犯的身份,會發生什麼事情?

下面是我問他,器材搬去那裡時,得到的回應。
因為之前他也是說器材工具要給我,拿來抵欠我的債務

Screenshot_2014-10-05-21-15-51  

錄音檔1

錄音檔2

在我的面前,他是一直在指責技師長,四處傳他的風聲。

因為技師長有次去材料行的時候,剛好店員問說最近狀況怎樣,
技師長回:「阿就欠十幾萬薪水呀,說下週altis交掉再給我。」

剛好被廠長打電話叫材料聽到,就認為被追債的狀況是技師傳風聲引起的。

而這件事是發生在七月初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技師們都跑光的狀況,
那時候也還在準備要接大山廠,完全不想去干涉他們的運作狀態。

真正會讓我徹底覺得有異,是大約半個月前,
阿凱到大山廠去,問廠長器材能夠給我多少?
廠長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斜眼用很怨毒的眼神,看著我說:
「阿凱,你給我說清楚,技師長在外面傳風聲,是不是你叫他做的?」

當下只覺得心寒,回了他一句,
「如果我真要搞你,三月離開時就報警抓你了,不用等到現在。」
現在回想起來,這句話真的回錯了。

而我也認知到,無論我有沒有真的做什麼,他都會認為是我在背後搞他。

欠下這麼多債務的人,不正是你自己嗎?

要說真正對他有什麼動作,也大概就是那篇澄清文了。

但即使是澄清文,也是真正在給他建議,
如果可以不要賠錢賣車,都有在賺錢的話,現金流回正就可以慢慢賺回來,
現在的狀況可以彌補,也就只是個時間問題,大家應該都還可以給他機會。

最後的結果,大家知道了,在感覺到狀況不對,馬上就消失。
阿凱為了客戶的權益,又多等了二天,看週一能交掉幾台,少損失幾個是幾個,
但很抱歉的是,愈後面付訂金的客戶,損失的機會愈大,
他可能就抱著這筆車款,到外縣市去又從頭來過,繼續當他的王廠長…

頂多,就是在PTT市場消失而己,不是嗎?

而且在消失的同時,還可以把做事方式跟他相近的阿凱,打倒在地。

套句老話來說,「你知道的太多了」
如果阿凱消失了,廠長在PTT鄉民眼裡,永遠都是很親切,掏心掏肺的王廠長。
這些背後的秘密,也就再也不會有被發掘的一天。

這狀況是可以預見的,而阿凱當初在po澄清文的同時,
相關的狀況,也有大致上暗示在裡面,但可惜的是在那之後還有付頭款的…
如果那時候馬上報警抓他,至少手上車都還在,訂單客戶也不至血本無歸。
多了這幾天的緩衝時間,也就躲的愈緊,配合的烤漆廠也都不見正在烤漆的車輛…

* * *

廠長對我有恩情,我知道。

所以當初我當人頭戶幫他擔負責人,也還擔了這麼多事尾,
再讓他欠了70萬,現在還在繳貸款,部份舊客戶也是我在收尾,
再到知道最後那三台車在做手腳,乃至我離開時候的後續小動作,
我都知道,也都還沒有怪他,但確實這個情份,拿70幾萬的欠債抵己經還夠本了

如果他是真心要教我什麼,那也就不會有那三台車都加六萬報,我還不知道的狀況。
現在阿凱配合的上游、保修廠,全都是靠阿凱自己努力打來的關係跟名聲。

但是,技師們呢?

技師長有五個小孩要養,他的經濟壓力很大,又拖了三個月沒給薪水。
技師長是比較精明,知道狀況不對,也很早就撤出了。

但是傅哥呢?最忠實的傅哥呢?從頭份廠一直跟到最後在祥登的傅哥呢?
廠長消失的最後一刻,還跟傅哥說:
「阿貴呀,欠你的20幾萬我都知道,再怎麼難過也一定會找機會補給你,不用擔心。」

之後就消失,當客人打電話夫人還有接的時候,傅哥電話是再也不通。
傅哥有點年紀的人了,幫忙加班加到十二點多,下班累癱直接在車裡睡覺,
廠裡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以及車況有問題的部份,都是他在幫忙抓問題。

廠長消失了,技師長怎麼辦?傅哥怎麼辦?

畢竟是相同的做法,而他們也只能來我這裡幫忙做事,
阿凱也公開承認並不是很懂車,所有的專業項目都完全放給他們做決定。

00001
00002

00010  

看到這些話,真的很無言。

只能說,對你最忠實,幫助你最多的人,最後都沒有一個好的下場。
這是要斷人後路,同歸於盡呀…

放這些猜測性的流言,能改變什麼嗎?

不是放這些流言逼我,我今天也不會連資料加照片全部都公佈出來,
而在這篇文章之前,我有在任何地方攻擊批評過您嗎?

當我看到很明確的事態徵兆出現的時候,
我講了,是對不起人情道義,
但是不講,是對不起自己的良心。

眼睜睜地看著事態發生,受害者愈來愈多,並不是我能忍受的,
所以即使知道這麼做,可能會引起警覺,
可能會造成廠長認為,現在這結果的原因,都是我在背後操刀主使的。
但我還是繞不過去,還是衝動做事,導致我現在備受抹黑威脅,
因為要先把我搞黑了,所以我後來說的什麼,才會讓人不信任。

公義與私德,兩難。

何況這中間也牽扯到了方方面面的利益跟權益,該怎麼取捨是個太大的難題。
而如今事態己然發生,只能想辦法要怎麼降低大家的損失了。
現在也搞得我跟技師們都人心惶惶,很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問題,
因為之前就被廠長說過,有頭份幫跟公館幫的朋友…

阿凱只是個單純的大學生,跟技師們也都有老婆小孩要養,也要謀條生路。

都給彼此留一條退路吧,廠長…



創作者介紹

阿凱嚴選汽車

阿凱嚴選汽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